极致的悲伤好像并不悲伤

日本导演是枝裕和谈及电影创作时说,“尽量不要直接言及悲伤和寂寞,而把那份悲伤和寂寞表现出来。”

晚上,抖音里面的一段电影讲解,让我一下子就想起了是枝裕和的这句话。

男人的妻子车祸去世,从医院到葬礼,从追悼会到回归职场,他总是在说自己从未爱过妻子,哪怕是妻子的死,也没有让他感受到一点点悲伤。身边的所有人都显得比他要悲伤,而唯独他显得太过正常。

妻子不在的日子里,他依旧过着自己的生活。不过,他发现拆卸会让他的内心感到非常的愉悦。于是,他从家里需要维修的冰箱开始,到自己的别墅,到上司的电脑,到路边工地的拆卸现场,拆卸让他感到愉悦,哪怕他不知道如何重新组装拆卸之后的部件,就好像他无法复原已经破碎的生活一样。

男人从来没有因为妻子的离开而自觉悲伤,但对于看客来讲,他和看客都沉浸在极度的悲伤之中。看客们为他悲伤,他悲伤于妻子的离开,只是他不自知,且无法自拔。

这部电影叫做《破碎人生》。

Join the Conversation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Comment*

Name*

Website